早在两年前
2019-06-25 01:49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【雅兴商务服务网】假如刘伶生在今日,其土木形骸的魏晋风度必将荡然无存,“死便埋我”的豪言注定随风飘散。原因无他,端在刘伶太穷,而墓地太贵,他买不起,谈何“掘地以埋”?

刘伶的幸运在于生在了魏晋。我们生在当下,于是不得不直面“生不起,剖腹一刀五千几;死不起,火化下葬一万几”的困局。这里的数据在某些大中城市估计要翻倍增长。如2008年的一组报道所示,广东东莞市茶园山公墓最贵的一个墓穴,价格是16000元/平方米,而2007年东莞市别墅成交均价13738元/平方米。墓地居然比别墅还贵。看来,阴间的中国人同样民生多艰。

在地价高涨、土地为国家垄断的宏大背景之下,建立经济适用型墓地能有多大意义呢?这正如经济适用房政策的推行,丝毫不能改变房地产市场的高歌猛进,丝毫不能减缓房价涨速。如果不从根子上打破殡葬业的垄断,即使经济适用型墓地推广四海,毕竟也只能惠及极少数人。如北仑区的经济适用墓,只针对北仑户籍,为数众多的外来农民工则被剔除在外。我们中的大多数人依然得在“求生不易,求死更难”的民生迷局之中逡巡。

这样的经济适用墓善政,只叫人愈发无奈。

其实,早在两年前,长期从事殡葬政策研究的范英先生便曾建言,阴宅可借鉴阳宅的方法,由政府介入调控,推出“阴间经济适用房、限价房、廉租房”。当时还视之为玩笑。如今,玩笑成了真,但恐怕没有几人能笑得出来。

表面上看,经济适用墓的推行堪称善政;究其本质,却令人脊背发冷。它让艰于呼吸视听的生者意识到,在中国,土地不仅严重束缚我们的肉身,还将严重束缚我们的亡魂,我们与土地的关系有多近,我们与刘伶的风度就有多远。我们还将逐渐认清“死无葬身之地”的经济涵义。

墓地价格飞涨,根本原因有二:其一是地价飞涨。活人占地,表现为房价;死人占地,表现为墓价。土地财政何其伟大,能将生者与亡者拉到了同一“经济地平线”。其二则是殡葬业的垄断。我们都知道石油、电力、邮政、烟草是垄断行业,却不知殡葬业亦属此列。尽管多年以前即有民营资本注入,但对殡葬业的大局而言,好似滴水之于瀚海,实在无甚改观,其结局,民营殡葬机构或者被公权力所排斥,或者成为一些地方公权力的帮凶。垄断如故,暴利如故。因其垄断,所以博得了暴利;因其暴利,所以加强了垄断。这个道理应该适用于所有垄断行业,不独殡葬为然。

这还不是天下奇闻,浙江宁波市北仑区的相关新政更让人大开眼界。据《钱江晚报》10月27日报道,为了解决北仑区困难户和低收入家庭的殡葬难题,为了打消“活得起,死不起”的流言,从即日起,北仑区30个公墓,推出805个经济适用型墓地,最高售价不高于7800元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jiujiubuy.cn宜春市仆大夫无损检测仪器股份有限公司版权所有